传销者借婚恋网站拉下线

利来国际最给力的老牌

2018-10-26

  近日,在北京工作的沈女士在婚恋网站上交了一名男友,被对方约到固安一小区见面后,男友拉她投资一个国家项目。 沈女士交了元后发现,男友和公司同事仍在婚恋网站上约其他异性来投资,她这才意识到自己误入了窝点。 她带出来的一本教程手册上列了四家知名婚恋网站,注明在这里寻找对象(下线)速度快。   婚恋网交男友  受邀投国家项目  沈女士是四川人,今年39岁,在北京工作,目前处于离异状态。 她想找一个男友,就在世纪佳缘上注册,没多久就有一个名叫缥缈孤鸿影的男网友与她联系。

看到他的注册信息,写着是北京丰台人,42岁,月薪1万至两万元,也是离异的。

沈女士说,她就与对方加上微信聊了起来。   2015年8月底,这名自称姓付的男子约沈女士在河北固安见面,说他有一个国家投资项目,希望我一起去搞。

沈女士和该男子见面后被告知,他搞的属于业,参加与否都出于自愿原则。

   沈女士说,该男子希望她投资69800元,下个月就能返还19800元,说两年后能有元的回报。 沈女士听了很动心,就拿出自己的积蓄交了69800元。

9月2日,她收到了19800元的返点。    沈女士进入这个投资大家庭后,和包括男友在内的两名男子住在孔雀大卫城的一套房子里。

他们让我在婚恋网站上拉男人过来,但我一直没同意。 沈女士说,她发现男友经常在婚恋网站上寻找目标,一个月内有好几个女人来找他,都显得特亲密。 沈女士说,此时她被公司要求不能和男友接触。 这会儿我才明白,他们就是利用婚恋网站,钓人过来投资,就是搞传销。   沈女士看清自己身处传销窝点后,想要回投资的钱,但一直没能再见到男友。 为此她向记者,希望能尽快要回自己的钱。

  索要投资本钱  男友避而不见  记者与沈女士来到位于固安的孔雀大卫城一栋居民楼的二层,寻找姓付的男友。 敲门一直无人应答,后来收到男友的微信,对方称这段时间回老家了。

但沈女士认为,这是男友故意躲着自己。   孔雀大卫城是一个入住率不高的新小区,虽然是周末,小区内也看不到多少人。

沈女士男友租住的房间旁边,邻居的屋子还在装修,只能看到装修工出入。

记者一行在小区里转了几圈,也没找到公司领导。   随后,沈女士找来与自己经历相仿的两名男子。

来自湖北的李先生称,他是被女朋友拉来投资1040阳光工程的。 一个原先就认识的女人,她说想和我发展成恋人关系,我就过来了。

李先生告诉记者,离异多年的他得到这个消息,便根据对方提供的地址,来到了孔雀大卫城。

  他发现女朋友所在的公司有大约200人,他们两三个人合租一套房子,散居在小区里。 李先生称自己经不起诱惑,在公司投资了10多万元。 他们告诉我,只要能拉三个人来投资。 这三个人再去拉人投资,两年后我就能挣到1040万元。

  李先生发现,这些投资人每天并没什么正经工作,只是忙着到处串门,交流如何利用网络吸引更多人来投资的经验。 这时我意识到他们是搞传销的。

但我投了这么多钱进去,总希望能赚回来,就不愿意离开。

李先生说,他当时一门心思拉下线,成了给别人洗脑的讲师。 只要来人,我们就根据他的职业和喜好,派出不同的人轮番去劝对方投资。

李先生说,如今他已不再做传销,但还住在附近等着要回自己投资的钱。   湖北武汉的熊先生告诉记者,他也是通过婚恋网站认识了一名女友,被吸引过来后投资数千元加入了1040阳光工程。 来了之后,我发现她和好几个男的谈恋爱,以此吸引对方掏钱加入。

熊先生说,他看出这是传销后,便一直想办法收集证据,将来会交给警方调查。   项目屡被打击  头目称国家调控  记者注意到,关于以1040阳光工程为名搞传销的事件曾被媒体多次报道。

记者采访中了解到,多数受害者刚来固安的几天中都曾表示过怀疑。

这时候,公司领导的圆谎组合拳就会打过来。   多名受害者称,公司头目会摸清受害者的家乡、工作经历等信息,找来老乡或者有相似经历者做进一步洗脑、规劝,这一行为在传销组织内被称为配合。   他们会利用我们的每一个细节弱点。

沈女士告诉记者,她是四川人,有一次她表达了很大的怀疑,付某便找来一个四川人跟她聊了一晚上,她又信了几分。

  受害者称,在洗脑过程中公司头目会拿媒体、网络对1040工程的曝光来强化自己。

沈女士称,对这些负面曝光,公司头目会说:为什么会有这么多打击我们的?这是国家在对我们宏观调控,防止更多人知道这个项目这么赚钱,防止更多老百姓、外国人发现这个国家机密。

  曾在传销组织内当过讲师的李先生说,这时候,对其的负面曝光反而成了其强化传销行为合法的一个工具,初期受害者便有豁然开朗的感觉,开始深信不疑。   内部教程手册  列知名婚恋网站  沈女士还出示了一本公司内部的教程手册。

记者在教导传销者如何发展下线的一页上看到,寻找对象(百合、婚恋、佳缘、珍爱)速度快。

  沈女士等多名离开公司的受害者向记者证实,他们最先接触这些传销者就是在这些网站。

这也是这些受害者的一个共同点:处于离异单身状态,情感空虚,正在通过婚恋网站寻找另一半。 而一些传销组织则利用这个心理需求处心积虑地在织网等待。

  自己以什么身份出现?(老板、企业、主管、富二代),重要的是根据形象包装好自己……记者发现,传销手册详细教授新加入者如何包装角色。 如对网名的要求:要有触目性、签名要有个性、让人看了有吸引力。

  此外,对上网的时间段和时间长短也有要求,甚至连说话的语气都强调,简单有力、话不能多。

如沈女士的男友付某在婚恋网站以缥缈孤鸿影出现,经常晒在天安门、纪念碑前的自拍、合影照片。   这是一种新式传销,他们利用婚恋网站,以征婚为名把人引诱过来,然后让对方投资。 熊先生说,但跟燕郊的传销窝点不同,在这里投资后不会被限制人身自由,你可随意来去,但很多人还留在这儿,就是想要回自己的钱。

  利用婚恋网站,以及一些单身人士急于寻找另一半的心理,约人来投资成了一种新的传销手段,因此在网上找寻真爱的过程中,一定要擦亮双眼,避免上当。